栏目分类
  • 留学ING
  • 追忆博多
  • 日语学习
  • 人文地图
快速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广场 > 追忆博多 >
东方升起红太阳-赵景阳博士回忆录(转载)

    赵景阳,1960年出生,建国后首批公派赴日留学生,九州大学博士(1986年4月至1990年1月)。1990年2月至1991年3月,任职于中国农科院畜牧研究所;1991年4月至1995年4月,任职于OMY乳业株式会社;1995年5月至2000年9月,任职于KIRIN啤酒株式会社;2000年10月至2011年4月,任职于YAKULT株式会社;2011年8月至2012年2月,创办了苏州旭优食品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3月创办了江苏旭优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作为建国后首批公派赴日留学生,我是作为生物营养学博士在日本九州大学毕业的,多年来,我一直在益生菌营养健康领域研究和学习,我也在此行业有了不小的名声,也有了很多自己的专利。

    1978年作为从农村出来的应届高中生以全省第一的成绩考入北京农大并成为村里的第一位大学生;依据在同级生中年龄最小及高考成绩优秀而被教育部选派为第一批公派本科留学生;1989年获得博士学位后按时回国的第一位留日学子。今年初趁中日关系恶化之际决心扔掉百万年薪立志回国创业的第一位旅日华侨。 

这些第一的确来之不易,其中大部分靠的是自身努力,但也不能忽视运气的存在。本人想借信息化的今天,通过回顾过去,将这些第一的获得经历提供给广大青少年分享,愿朋友们能从中获益并对大家今后的漫长人生路有 所帮助。同时也请大家多提宝贵意见,我在漫长的创业路上期待着大家的热情支持和鼓励!

 

    1980325日,我作为首批公派本科留学生抵达日本。大学四年级时我进入藤田教授的教研室学习。藤田教授与松岗副教授都毕业于北海道大学农学部,高桥润一助教毕业于九州大学。三位老师性格各异,拥有绅士风度 的藤田教授喜欢打网球,比较内向的松岗副教授喜欢下围棋,外向型的高桥助手爱好打垒球。自然地我也养成了中午下围棋,课后打垒球,周末打网球的习惯。

    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有很多次需要择选的机会。快乐的大学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需要选择。一是回国参加工作,另一个是留下来继续深造。 很庆幸的,当时前田医院的前田良子常来学校为各国留学生服务,了解了我的情况后,爽快的允诺为我支付两年研修硕士学位的费用,感谢前田女士!

    与四年的大学本科生活相比,攻读硕士研究生的两年要更加辛苦。继续深造的道路是通往著名大学或科研院所的,那里需要有真才实学的人。功夫不负有心人,我顺 利地通过了硕士学位答辩。

硕士毕业的我决定继续留下来攻读学术界最高位的博士学位,把他们掌握的更高的学术和技术学到手里。得到藤田教授的推荐,加上我自己的 努力学习,我顺利的考入了七个帝国大学之一的九州大学。我也从冬季是冰川雪地的北海道搬到通年四季如春的福冈市。巧合的是,第一届97位留日生中有4位名 字中有个字的学生都聚集到了九州大学(分别是赵景阳,周中阳,汪阳和王继阳)。

实际上我们第一批留学生里学成后回国工作的、留在日本的和去美国的差不多各占三分之一。现在各位同学大都事业有成,就拿当时攻读畜牧学专业的共四位公派留 学生来说,其中李赞东和刘建新已分别成了中国农大和浙江大学相关研究室的掌门人;遗憾的是我们与李玉芝同学失去了联系,听说她与加拿大人结婚后定居海外 了;至于我,由于各种机遇的影响,及包括家庭等各方面的考虑下,我为日本企业干了20年,虽年薪百万,生活无忧,但内心中始终有些惴惴,因为年轻求学时的 种种抱负和期望以术业专攻到实业兴国的想法,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强烈。 

我留学期间,日本政府出台了力争将海外留学生增至十万人5年计划,该计划的作用下,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加的最快,以打工挣钱为目的的自费语言留学 生源源不断地流向日本,并且还常常出现乘船从福建偷渡到日本且不遵守该国法规的打工族。大大影响了中国留学生的形象。庆幸的是,九州大学里的中国留 学生人数虽然最多,但大部分属于公派留学生和访问学者,大家都自觉的维护着国家的尊严。

 

    我的博士课程师从农学系饲料学研究室五斗一郎教授门下。这是一个拥有20多位研究生的大家庭,其中还包括着来自中国,印度尼西亚和韩国的6位留学生。五斗 教授对留学生们的衣食住行非常关心,每天中午亲自煮蓝山咖啡慰劳研究生,每年元旦邀请研究室全体成员到家中过新年,每天课后与留学生一起打网球等等。在教 授的带动下,几位研究生先辈以及下條助教也每周带我们下菜馆,增田副教授还每月带我们到位于熊本县阿苏山上的久住农业试验场度蜜月,享受大自然及 天然温泉的风光沐浴。我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与学习环境。

博士研究生课程规定是3年,但能够3年获得博士学位的人却寥寥无几,记得我们的川本学长在校奋斗8年才拿到博士学位,即使幸运的我也用了3年半的时间,这 让很多日本同学只能望我项背。我在两位大四学生的辅助下完成了博士课程中动物实验的部分,获得博士学位后又到九州大学理学部做了半年的博士后,在这里 掌握了蛋白肽的合成与降解手法,为以后的蛋白酶解等相关工作奠定了基础。跟随我做课题研究的两位后辈大四学生毕业后分别被日本知名医药企业聘用。

19901月,我圆满学成回国,被安排到中国农科院畜牧研究所工作。同批公派留学生中获得博士学位后当即回国参加工作的,我还是第一位。

                                     以上内容摘自赵景阳博士的博客,详细内容请查看: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503742372_0_1.html

 

Copyright © 2009 KYUSHU UNIVERSITY BEIJING OFFICE , All Rights Reserved.
九州大学北京事务所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29861号